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危險責任,也就是社會保險的責任,就無過失的社會保險責任的意思。其實這個後面牽涉到我們國家賠償法的憲法基礎,憲法24條。剛剛很抱歉,烱燉委員,有些看法我必須要提出來。我們不是制度好了,操作制度的人就沒有問題;我覺得我們制度很好,可是操作的很有問題。我們的國家賠償法,寫得就在,不是國家賠償法,憲法上24條寫得國家賠償,就是無過失責任。我們操作制度的人,把、立法把它寫成過失責任,然後這個運作上把它變成過失責任。你去看24條,沒有過失、沒有故意過失做條件,我講的是憲法,憲法唯一的條件是不法。其實,假如要我來解釋的話,國家賠償的意思說,國家這個機器是需要的,對大家都好,政府這個機制是要的;但是只要用這個機器就會有不法,然後就會有人受害,那你就應該要去賠。有的人受害、有的人不受害,那不受害的人來補受害的人,叫賠償。其實沒什麼大不了,我們寫保險契約,保險公司是叫什麼,叫理賠啊,保險契約撞車了跟保險公司有什麼錯,保險公司沒錯啊,他是根據契約責任在賠,他是在賠啊,不是補喔,在賠啊。那如果今天把它想成是社會危險的保險責任,賠這個字沒問題啊。

當然,我必須要說,670是比24條更跨一步,因為連不法都跨上去了。其實670我的解釋、我的理解,是說審前羈押可能是有理由的,因此甚至連不法可能都說不上,但是仍然要賠。這就是這個機器的風險,為什麼呢,因為有讓某一個無辜的人,為了某一個可以接受的理由要受羈押、失去它的自由;但是無辜的人失去自由本身就是一個該值得道歉的事情,就該賠。是要政府、因為要司法就有這個風險,因為你要讓司法運作嘛,所以你不能跑嘛,你就一定要來參加嘛,你跑就要把你關起來嘛。那其實他是無辜的,干我什麼事,我可以不要來啊。那對不起,為了要讓國家運作,你就是要來。這就是要司法制度後面帶來的風險,那就大家賠啊,那保險公司可以賠,為什麼國家不能賠呢。

當然,就在講到了,是納稅人的錢。問題是,保險的責任就是大家沒有受害的人,去補有受害的人嘛、那就要賠償嘛。那後面其實真正的關係是,覺得國家賠了,我就有責任了、我就有錯了,所以我一定要說國家沒錯,所以我沒錯。但是在我來看,這裡面真正,當請求國家來做這個冤獄賠償的時候,我必須要說,國家是加害人,這時候司法是代表加害人在面對被害人。

剛剛講到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修復式司法,要和解。就是說法官真的不能說,我是中立的第三人,可是你是國家的代表,現在問你國家怎麼說,你、你、這樣子,我是一個無辜的人,你這樣對待我,你怎麼說?結果法官說,我覺得你值這個錢,等等等等。我覺得這不是平等的問題,我覺得我們真正的一個問題在於,我個人,真的覺得我們真正的問題在於,評價一個人的權利價值,完全用他的pay來評價,才會有這個結果。可能不是歧視的問題,而是根本就是拿一個人賺錢的能力,來評價這個人的價值是什麼。如果不是這樣想的話,你就不會覺得他的名譽,是跟著的收入走的,或者他的自由是跟著他的收入走的。平等可能都不是問題,而是我們判斷一個人的價值,是跟著他的收入價值走的,這個問題是要檢討的。如果我們的法院都是這個價值,我們的價值體系有問題。這是我要說的。

那法官是要面對說,國家今天是犯錯了,該怎麼辦。這裡犯的錯,我非常尊敬670號解釋是說,即使技術上沒有犯錯,法官為了要讓、進行、要讓程序進行,必須要做審前羈押。制度上是可以羈押的,即使不犯錯,但在道德意義上,國家仍然讓他,你說特別犧牲也好啊,但他為什麼要做這個犧牲呢,他畢竟是為了大家做犧牲,大家不該賠他一點嗎?當做這樣一件事情的時候,他的道理其實是有道理的,我個人覺得670其實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我看不到世界第二個制度走到我們670的程度,我也看不到有幾個國家走到我們憲法24條的程度。可是呢,我們最後請求錢的時候還是拿不到,在我來看就是制度很好,是人出問題,人的觀念出問題。

對不起,我今天講的很激動,是因為我覺得這就是我們司法改革要談的問題。我們今天講道歉,容許我說,只有真心的道歉才是道歉。所以我們今天強制私人道歉,結果私人不道歉,還可以用他的名義登一個道歉啟事,讓大家都以他道歉了,然就叫他出那個道歉廣告費,其實他並沒有、那個道歉啟事不是他登的,我們都覺得可以。我真的跟各位說,我們制度上可以真正、真心道歉的,就是國家賠償的時候,法官站起來幫國家道歉。國家真正可以做、我們真正可以要求的是這個真心的道歉,我們反而不應該要求那種不想真心道歉的人,去做一個假道歉、去彌補安慰,這個問題是656號解釋談的問題,這個陳春生大法官就協同意見書說假道歉也是道歉。

好,假道歉是不是道歉,我們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國家賠償的國家道歉可以是真心的,但這個真心道歉一定要法官認識這一件事情。坦白地講,我們670號解釋有這個認識,但是我們其他的都沒有跟上。我真的覺得很難過,我覺得我們今天開這個會就是要認清楚,司法到底扮演什麼角色跟什麼功能。我覺得今天的問題就是很重要的問題,是值得我們所有的在這個,在這個活動中間每個人都應該要想的事情。對不起如果我有逾越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