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稍微補充一下,其實相對我國這歷年來加總起來,這些冤案如果不足以讓國家承受的話,其實這個賠償太廉價了。事實上案件並沒有很多,然後事實上如果經由這些案件的賠償,還是說所有的補償的程序讓司法院這邊還是司法能夠得到一些鞭策跟檢討,我覺得這非常有價值。然後其實我這目前的提案主要要講的是說像我們現在所做的工作,無辜者關懷小組的部分就是無辜者社會復歸的部分,這個部分是國家目前可能沒有去注重到,可是你賠了他錢,他怎麼回到這個社會?在幾年前我到美國去我就聽到一個案例,賠了他錢,過了幾年後他死掉了。他搞不好關在監獄還不會死。他出來以後沒有人照顧他,沒有同溫層,他怎麼活下去?他有錢也沒有用。所以這個是國家現在沒有想到的部分。所以說無辜者關懷行動這個部分,關懷小組的部分,是不是國家也開始要去想辦法,開始去規劃了。我們現在做,像前兩天就準備就開了第一次的志工招募研習會。其實這個議題是開始要注重了,不然你時間到時候腳步太慢也來不及,因為冤案被害者和他的家屬他的所受傷是沒有辦法等待啦。你等到要發生悲劇,那都等不及。可是這個是司法絕對是會有錯,這是大家都會知道,我們都會接受。法官在做神在做的工作一定會有錯失,那如果這由司法院來做我覺得更好,因為挽救現在的民調,對司法的信任度來講,因為司法會判錯的話,是一個大家都公認的事情。可是錯沒有很多,很少。可是由你司法來主導說,我如果不小心有出發生誤判我們有什麼機制,我覺得這才是挽回人民的信任度的一個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