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就一般在社會上會遇到的一些狀況,就我個人不是法律面的經驗,大家參考看看,一般會遇到的大部分來喊冤的人,因為民眾不懂法律,他只會講那個法官不遵守自由心證,也沒有證據法則,人民只懂得這兩個東西,那普遍這兩個東西又我感覺真的是實行得不是很落實,而且也沒有檢討面,也沒有去申、去反訴的機會都沒有,那經驗值在目前喊冤案件來講最大宗的就是性侵和毒品,那性侵很可能因為基於保護被害者的一個基礎下,一個女兒她想買機車,爸爸不買給她,心生懷恨,然後就去指證爸爸性侵她,然後後來小朋友知道代誌大條了,可是她去法院講的時候,法官又不相信,法院說你們已經溝通好了,所以這個案件是被判得死死,因為心證你找不到東西可以翻。

還是說夫妻離婚了,然後太太心存恨意,過了半年然後叫小朋友指證爸爸洗澡的時候曾經挖她的下體,那這個曾經撕裂傷怎麼來的也沒有人知道,這樣而且是至親,又被判九年,那這樣案件九年怎麼去回復?怎麼去翻案?因為根本就是沒有的事實,去哪裡找證據,那針對毒品來講,你只要拿過量,我家如果是有錢人,我一次買這麼多有犯法嗎?可是你的法官的心證就會說你這個已經超過販賣的行為了,判下去就是幾十年。

所以其實我覺得說這些東西應該要拿出來重新被檢討一下,在法規、法條上是不是要去落實,那針對案件如果有產生疑義,個案有發生抗爭的時候,是不是要針對某個案去看解釋說這個法官是不是有過度使用的心證,或是說在證據法則的部分,他完全已經喪失了平衡,這些東西都類似我自己的案件一樣,其實法官在證據法則裡面只有唯一一個不排除,所以對我有利的證據完全不採用,所以今天我要講的就是說,法官在這兩個部分其實是值得可議。

那所以是不是要增……以後的法院如果你要有人民信任度的話,這兩個方面的落實,其實是要重新再規範和落實和檢討,以上是我所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