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不起,沒有沒有,其實我是想解釋一下,我們在司法科學上的手段有兩個基本上的原則,一個叫做evidence-based實證基礎,就是說你所有的研究,基本上應該要有實證的依據,實證應該要有信度、有效度、有模型來做為第一個,那第二個其實就是老師這邊講的,其實我們叫best practices,就是最佳實施的手法,所以這邊本來的意思指的就是說最適當的手法指的是best practices,為什麼要那樣講呢?因為你剛提到90年那個指認的那個要點,其實我們當時在討論指認的時候,司法科學界有個問題,也就是說你要把它定到法律裡面嗎?或是變成一個所謂的法規或者行政規則嗎?因為司法科學的研究與時俱進,所以難是難在這個地方,那所謂的best practices,所謂的這個最適當做法的用意其實源來於此,跟您解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