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你的已知在這裡的用意是現在知道的,因為他的意思是說其實還有一些發展,起碼指認程序我初淺了解確實還在發展中,所以那個條文怎麼入法化,我們曾經有一些研究和討論過,因為它又不能太僵化,因為太僵化又不能融入新的,所以它相當程度要用授權命令的方式去做、為之,那這裡當然還沒有提到那個立法的修法策略面,因為他的最適當的做法我認為會跟已知聯結,因為他就是在已知裡面去取得最適當的做法,所以如果採用最適當的做法它不曉得要用什麼來比,因為有可能是以後的發展誰也不知道,現在知道的,所以現在知道的,減少錯誤裁判好了,來,那個冤案改成錯誤裁判,因為指認也可能是冤也可能不冤,錯誤裁判可能性的最適當做法,好,冒號,然後第一那個關於目擊證人,目擊證人指認程序,關於目擊證人指認程序部分,好,重新檢視國內現行的指認程序規範,重新檢視國內現行的指認程序規範,那個法務部事實上都還在,那沒有改,是有規範,以確保具暗示、誘導之指認程序或可能導致錯誤陳述的實務做法,不再援用,並納入有實證基礎的技術。各位如果參看一下會議資料的768頁以下,事實上這個趙委員有裡面還有很多的具體建議,比如落實單盲施測,指認時的這些信心程度,那一個序列,指認序列組成的公平妥當性,指認過程應全程錄音影,那現在看起來有被簡化掉,這樣夠嗎?關於目擊指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