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文字上各位還有沒有意見?關於目擊證人指認程序部分?好,如果沒有,往下走。第二部分就關於訊問程序部分。剛剛儀珊委員有講了,就是說我們一般現在警察機關使用的這種訊問的訓練也好、或規則也好,就是學說上所講的,美國那個里德,叫里德嘛,我們是這樣翻嘛,里德的訊問法,那剛剛有講就是說,在外國研究已經揚棄掉。其實這個筆錄的訊問事實上要有很充足的訓練,我們老實講是……在第一線的員警,我們是對他們能不能有這種足夠的訓練,或是能夠做一個正確的發問,是感覺憂心的啦。那這一部分是會造成錯誤的一個很大的來源,就是因為他沒有經過訓練,你如果做筆錄,可能以前學校的訓練跟到實務上來,那個是兩回事。很多用例稿,用套例稿來問等等,都有諸多問題啦。

所以這應該是一個詢、訊問制度的改革啦,就是怎麼去改革。不過這裡面,我現在看不出來,這裡面只限於在警察階段嗎?喔,是警察。所以是不是這裡應該是警……我們現在一般叫警調啦,因為會詢問。警詢喔,那個「訊」拿掉好了,關於警詢好了,好不好?關於警詢程序,關於警詢程序部分。

好,那原來的那個二,原來二拉到第一點好了。第一點,應重新檢討現行警詢技術。「警詢」後面加一個括號,被告及證人,這個有。嫌疑人及證人,一般在警察階段可能還在嫌疑人而已。警詢後面加一個括號,嫌疑人及證人。技術與程序,還有程序問題。以確保被發現會增加錯誤自白可能性的方法不再援用,並納入有實證基礎的詢問,的詢問技術與程序。然後「包括」,就體例上上是不是這樣把它改……一樣,包括,那包括……來,那個……致豪委員建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