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剛剛致豪委員解說,針對性,強調那三個字,我基本上就沒有太大的意見。我只是在想說,相對地,刑事處罰體系,對於犯罪的個人的態度是什麼?其實我們也是希望,我們在處罰犯罪人的同時,不要忘記犯罪的成因;但是我們卻經常是要那一個人獨自挑起所有的責任,所以我們對他非常地嚴厲,其實是有這樣子的現象。可是反過來,當我們說國家犯錯的時候、公務人員犯錯的時候,我們對他們就有許多的保護,怕他們因此不願意說出一些「內情」。那其實國家對犯罪人也應該是這樣啊,你要他悔悟,你也是希望他坦白啊,但是卻沒有相對的……是不是沒有相對的態度?是這裡的這種不平等的狀態,或者是不一樣的態度,產生問題。如果相對地,面對犯罪人的時候,國家也去考慮到他是系統性的因素造成的,不見得是他個人要去承擔整個,甚至整個治安敗壞的責任,是由一個個人承擔的。如果也能夠思考這一點就很好,那當然這只是我自己在解釋而已。既然把針對性這幾個字有做說明,我是沒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