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我們這邊都沒有過濾,那直接就是冠上一個冤案,那所有可能被判有罪、否認犯罪的人,每一個人都來說他是冤案,那你怎麼樣子去做一個篩選喔,就是說比方說……就在大法官處理的現在很多案件很多就是……當然也有一些刑事案件他也主張是有冤屈啦,那大法官認為他的聲請,這個沒有理由給他不受理,但是他還是一再的進來,那在刑事的再審案件一樣有類似的這樣的一個狀況喔。那就是說有一些……就是說從客觀的一些情況來評價。

那……就是說誤判的可能性並不高啦,因為當事人主張的一個情況大部分就是說對於一些證據的採摘,那當然就是說,如果像龍綺這種案件,有DNA的一個情況就是比較……比較明確一點,那有一些就像龍綺所舉的例子,像比方說性侵害案件或者是性騷擾案件,那麼很多類似的這樣的個案,那常常都是在沒有其他人的一個在場的情況之下,那所發生的,那像類似這樣的一個案子,那其實法官在辦類似案件的時候呢,我想應該不會只單純憑被害人的一個指述就會做出一個判斷,那當然我想一定會參考很多情況證據,法官才會下這樣的判斷,那我不敢說這樣的判斷絕對都不會產生閃失,但是如果說,像類似這樣的一個個案,那麼法官都全部把他判決無罪,那可能社會上大概也不會接受法官這樣的一個裁判。所以如果是法官這樣的一個態度,那可能社會上又會質疑說那要法官幹什麼?

那可能所謂的恐龍之名又紛紛而來,所以有一些指摘也許對法官是不太公平的、是不太公平,那有一些誤判的確是這個……等於是制度性所產生的,就像我看那個冤平所翻譯的那一本法官的被害人,那麼在德國也是一樣發生這個女兒這個質疑說被父親性侵阿,類似這樣的一個個案,後來查出來說就是因為不滿父親的管教或者怎麼樣子,所以就這樣的一個指述。那當然你說後來做出了這樣的一個有罪判斷,那麼一定就是法官的責任嗎?所以這樣的指責可能對法官也不公平啦,所以現在所謂的一個冤案,是……我個人是認為基本上他就是……帶有一個比較是一個指摘性的一個評價在裡面,所以我是比較建議先……比較用中性一點的,一個用語來看待這樣的事件。

那你說……比方說這個我們剛剛講的,這個被女兒冤枉了,那說有性侵,那可能從相關的很多事證,那法官就做成有罪的一個裁判,那是法官造成的冤案,是沒有錯,但始作俑者是誰呢?是女兒吧?那搞不好是她媽媽所教唆的,那把這樣的一個責任,全部說歸咎給法院,這可能也不太公平,以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