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剛才有提到就是《刑事補償法》它的立法理由就已經提到就是說,它的補償的內涵是包括財產跟非財產,那我們說要增列非財產上的損害補償,那這個部分可能在處理上就會有困難,除非我們類似德國法那樣子就是說,有被不當侵害身體自由部分是一天多少錢,比方說固定我們就是說三千、四千或五千,那精神上的一個損害補償一天是多少錢?就是都是固定的這樣的一個金額,那處理上就不會有這樣的一個困難,那這個部分是針對身體自由有受到不當侵害的一個情形。

那針對龍綺的個案這個部分,因為是沒有被羈押,所以這一部分的處理是不是要另外規定?要另外規定、因為《刑事補償法》它只規定羈押,就是說身體自由受拘束的嘛,那你這部分大家如果覺得也應該給他適度的補償,那是應該在這個另立一條來特別的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