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們之所以修第二條的機制,它有一個背景存在,本來就是基於對於現行《刑事補償法》這個不滿意才做修正啦,如果滿意的話我就不修這些了,那這些修正裡面我在一開始已經接櫫了最大的原則,第一個是無罪推定啦,那第二個就是說,我們有講出依據,剛剛包括玉秀老師提到的,在六七零號解釋裡面,玉秀老師跟許宗力大法官的協同意見書其實對於這個刑事補或賠償的機制講得很清楚,我們認為那是一個立法應該要仔細考慮的方向,所以我們才會提出說甚至連《刑事補償法》的補字我都要改成補或賠償法的一個可能性。

那至於說後來,剛剛烱燉委員提到就是說,原本現行的立法已經同時涵蓋財產跟非財產,這一點本來就是我們希望可以修改的對象,所以我才會說,把原本的情況財產明訂再列增一個所謂的非財產損害的類型,那這類型呢就包含幾種,例如說第一個我們今天提到的,也就是早上崇略委員問的所謂的回復名譽的機制。第二個,特別是針對旻園他們所提到的,有些情況下,針對特別族群他們的文化感情所適合的一個道歉機制。這個我們是有必要的,包括我剛剛跟世民老師討論,我們也覺得這個道歉是必要的。那第三個,今天早上提,像特別是龍綺的情況,相關的精神慰撫金,這都會是日後立法可以審慎考慮或者是進行修正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