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提案,我們提案人提案委員總共還有姚崇略委員、謝世民委員、王婉諭委員、林裕順委員、毛松廷委員以及王薇君委員,我們是共同提案,那我先口頭簡要報告一下,就是修復式司法他是有修復正義,修復式正義的理念發展出來修復實務工作,那他在刑事司法上面的應用,我們就在我國是稱為修復式司法,那目前在我國它的應用等於是初步的狀態,那在國外他甚至是運用在獄政教育等方面上面。那在法務部從97年列為政策並且開始陸續在101開始在以各地檢署為中心來做這個推行之後,在我們國內大概有幾個特色,主要就是他在我國的刑事司法程序裡面,大概在各個階段都可能加以實施,最主要是以被害人跟加害人來做主要的模式,以及就是說初期也是以地檢署為推動核心等;那在目前最主要是排除掉高跟高危險性的案件,那包括兒虐案件以及無被害人的犯罪以及家暴案件都不在其內,那只要是相關的案件他在各地的司法保護中心聲請他就可以進行,目前由這個法院跟地檢署來做推動。但是在除了司法體系之外,事實上就如剛才這個主席所報告到的、介紹到的就是,目前在各個教育體系裡面包括這個衝突化解,在校園裡面的衝突化解以及在校園裡面的事件裡面,他也具有一定的地位,也進行了一些配合跟處理,包括在中部公會以及地檢署跟教育局,現在台中跟台南都曾經做過合作,並且把他引入在校園的衝突化解當中,具有一定的處理功效。那在這樣的一個修復式的調處當中,其實他的中心理念最主要還是在於,他最主要的還是在於兩方,前提要件都是在兩方尊重當事人意願,兩方當事人都願意的情況之下,加以介入施作。

那在這樣一個前提之下,其實他所要達到的狀況,目前最主要都是在於說,能夠以這個衝突化解為最高的一個精神跟在訴訟之外還有一些管道跟方式,那目前在世界各國都有推動的方式,但是在我們國內推動方式,推動的狀況之下,他因為欠缺法治化跟常態性的編制人員跟人力,所以目前會因為各地的地檢署的推行方式,而有不同的成效跟狀況。目前在各地地檢署其實他不求這個案件數而求品質,所以在推的狀況當中如剛才我們所介紹的今天請來報告人陳怡成律師,其實他們在各地也用不同的方式包括律師公會自主性的去跟當地的一些團體合作或者是作推廣,那在這方面事實上是我們將來可以做的一個思考的一些方向。因為有鑑於修復式司法,在我國還在試辦階段,沒有法源依據推動也非常的,並沒有專責的人力來負責派按、追蹤、管理這些行政業務,所以我們在這個提案裡面,我們建議了一些具體的改革作為,希望本諸人本精神來協助當事人來療癒創傷,恢復平衡跟復原破裂的關係。那希望能夠建設和諧社會降低犯罪的目的,那我想重點在於尋求真相、撫慰、尊重以及負責復原狀態中來實現正義,所以我們就具體改革作為有幾項建議,希望能夠將修復式司法來做法制化,增加不同階段的轉向措施的法源依據,那我們希望包括在刑事訴訟法裡面、少年事件處理法裡面,包括我剛才提到的冤平法,冤平方面以及這個監獄行刑法裡面都能夠將這個修復式司法能夠入法,也希望在各地檢署跟法院能有專責的人力來負責判案追蹤管理這些行政事務,挹注他的經費以及有穩定的人力來加以推動。那另外也希望就架構修復式司法促進者訓練跟督導機制,這個我們都列在我們的具體改革建議當中。

當然在我們這一組的委員當中,曾經提出一些想法跟建議就是,包括就是說目前是不是修復司法部分要限於就是在重大刑事案件當中在這個部份來做適用。那在這個部分,各位看到我們具體改革建議裡面,我們包括了就是在這個校園的部份以及包括在這個醫療糾紛的ADR部份我們的建議加予推廣它的應用。那最大原因在於說,修復式司法他的重點在於關係的重建跟復原,那對一個人的信心的重建,人的關係的重建,那當然大家知道不管在犯罪被害人一方,或者是加害人的一方,他們都有復歸社會的需求。那在這個復歸社會的需求當中,他們剩下、不…….我們留給他們的不能只是現狀,無可承受的現狀,而需要有一些解答,包括真相的尋求、包括我們彼此對於這一個事件我們都希望避免他再重複發生,或者是複製的一個信心。那這些信心的建賴都有助於跟對方的同理,經由同理跟共識,才能夠建立說彼此達到說在尋求責任的處理以及未來信心的重建達到復歸社會的目的。所以在這個部分,我們還是謝謝其他共同提案委員的一些諒解,讓我在這個ADR的部分跟校園修復式調解資源平台部分,仍然這兩個提案加以保留,那這個部分當然待會也請主席讓我們其他提案委員有補充的機會,也就教於各位委員。

另外就是法律扶助的部分,就法律扶助的部分,我們希望法律扶助基金會能夠積極來推動修復式司法的服務。那我們在這裡也引用了這個法律扶助法裡面,其實並不限於說,訴訟為唯一協助提供民眾解決糾紛的一個方式,所以保障人權解決紛爭,其實這種訴訟外處理方式的法律服務提供也非常重要。那因為這個修復式司法的部分,就如剛才主席所說的,其實陳怡成律師在這個部分,在我們律師界不管就是在促進者的這個教育或者是在修復式司法推動上面,他有很多實務上的操作,我也期待待會他會給各位更多的分享,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