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呃……我不太……,我從倒著來好不好?因為我先比較FOCUS在第二個問題,青少年或身心障礙者可不可以有他的家人進來,其實在我們目前……雖然我們的法務部是說以Real M為原則。可事實上在我們在香港複合中心所受的訓練,我們第一版的訓練,其實我們所受的訓練是要家族會議,那在家族會議的RJ模式裡面的確是會有陪伴者。所以我在這本……前面我上面……這邊在說明裡面,792頁其實也有講說,各國RJ的方案模式分成四種,那他參與的成員從最小加害人、被害人,比較算是衝突化解的模式;那再過來是會議的模式;再過來是社區的模式或委員會的模式。他加入的人會越來越大,所以並非是不能夠操作。所以如果當碰到青少年身心障礙讓法定代理人進來,其實在我們目前做的案子裡面是有這樣子在做。

那第二個來講說,其實修復司法開啟案件跟聯合國手冊有沒有什麼不一樣?我來之前我有特別讀,大致上在聯合國上有個Checking List很長,那法務部的比較短,那以大體上來講,大體上來講,我覺得最大的差異,最大的差異就是說所謂的認罪,根據聯合國手冊它是經過修復式司法這個程序之後所展現出來的成果,或是所謂的修復方案特質的評估,那它的認罪這個部分。可是我們目前好像在我們的手冊裡面會提到說認罪為開啟案件的前提,那這個東西其實就很大的困難,剛我有提到,像醫糾案件,像我們知道四大皆空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如果說你要醫生認罪才要開始這個修復,其實那是完全不可行的。那其實在其他的偵查案件也都是不可行的,所以我是覺得我在這點上是比較不認同,因為根據聯合國他講說,他可以承認犯……他開啟的案件,他可以承認犯罪,或者他不否認整個行為。所以他是非常有彈性,可是我們就一定要認罪。那一定要認罪其實在我這幾……這一兩年在各檢署這樣子去做一些培訓,跟他們在一起見面工作,其實我會聽到檢察官的聲音,「阿都認罪了,我就直接下處分就好了阿!我為什麼要轉修復?」。我的事情已經趕快解……,其實我們真正找到檢察官……他說他希望我們幫忙的是那種纏訟、互訟,或是非不明的。他反而希望這樣的案子是可以進修復的。

所以……的確我們如果跟……我們當時做的……引進的東西真的跟聯合國手冊是有一些些差異的,在開啟的一個東西,到底是開啟條件還是我修復的成果目標?在這一點上我覺得是有一點不一樣,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