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之前在國外,有看到關於修復式司法的訓練上面,我可以看到的一種是民間的組織它就專門在做這件事情、發展這件事情,然後有一些像美國比較IRP,他本來是一個民間組織,後來取得一個教育的認證,然後可以頒發學位IRP,這個是第二個。那第三個我其實找到像美國跟加拿大有很多是法學院,有很多是法學院他跟……甚至有些是跟律師借,或是跟律師公會,他做……開RJ跟衝突化解的課程。那這個東西,這個數目還蠻多的,然後另外我大致看到還有看到一個是美國是把它放在……呃,是統籌的,他是由教育……他的教育部跟衛生心理跟法務三個單位合辦的,另外一種看到是這樣子。

那其實這個東西都會涉及到我們以後要怎麼去放我們的組織的問題。可是我必須要強調這個修復式司法它是跨領域,像這幾年我都去跟心理諮商師公會他們上這些課,那我上他們的課就是從衝突化解去跟他們分享,我用哈佛的衝突化解方式去跟他們分享。可是如果我跟律師上,我就會從善意溝通,因為他要從人本的心理動力,他要先有個理解。可是律師學後面的衝突化解他是很容易。所以它真的是比較算是跨領域的整合拉,那所以是不是可以回答秉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