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就,應該說在這個部分,有關偵查不公開,一直以來是在我們實務在進行上滿重要的一個東西,因為所謂的偵查不公開,其實對於整個所謂偵查的密行,就是說檢察官指揮警調,或者是由警調的輔助在偵查犯罪,那他基本有一個秘密的原則,以及無罪推定的原則,以及對於被告名譽權、人格權的一個基本的保障,還有相關證人還有被害者的保障,這算是所謂的偵查不公開底下三個基本的概念,或三本柱的概念。

那從這個觀點來看,其實目前,我要跟各位報告就是說,有關偵查不公開這個原則呢,並不是沒有一個所謂的文字規範存在的,確實我們目前有一個偵查不公開的作業辦法,但也如同我們今天在討論很多議題上,都是說其實辦法有,但落實的情況有時候有些困難。所以我今天會特別就這個相關的部分向各位報告一個事情,就是說前一陣子這個釋字737號大法官解釋,就羈押的時候,就是說一個當被告受到羈押的時候、他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時候,他的辯護人能不能在偵查的過程裡面行使閱卷權,那所謂的閱卷權的意思就是說,我能不能看到檢察官手上有哪些資料,作為我在跟法院討論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羈押的原因、跟羈押的必要,來形成羈押的理由的時候,我可以有充足的資訊對稱的基礎來做討論。

那大法官的解釋是說,針對這個羈押的部分是可以的,但是比較沒有cover到的部分就變成說,欸那偵查中呢?我們剛剛講,由於偵查的一個密行的基本原則,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現在在刑事案件裡面,面臨著被檢察官起訴的風險的被告,在整個偵查程序的進行,其實他是,他的辯護人跟他本人,比較沒有機會,除了被動的被傳訊去開所謂的偵查庭或調查庭之外,有的是檢察事務官、有的是檢察官,去調查之外,他本人沒有機會去取得這個所謂程序裡面,有哪些資訊對他利或者不利。也因此其實我們擔心的是說,在這個偵查程序裡面,對於他來講,不管是大法官在釋字737裡面所解釋的意旨,或者是在憲法底下第16條對於人民的訴訟權的保障,其實可能,還有無罪推定原則的保障,可能都有一些疑慮存在。

那也因此我們在這個地方,就是說,有列這個案子,就是關於偵查中我們認為,希望,基於這個資訊對稱的原則,或者武器對等的原則,有辦法可以讓被告去了解偵查的進度,以及取得相關資訊的一個對策。那我這邊帶各位簡單走過一下,就是說這個提案的部分。那第一個小部分是,依照大法官釋字737的解釋,去建立一個偵查中的被告閱卷制度;所謂的閱卷的意思就是說,現在我們的情況是,這個偵查相關的卷宗,它會擺在有可能是檢察署,那這個閱卷就好像,我們現在在法院是可以去閱卷,我們提出聲請,然後由當事、辯護人本人本來,到那個地方去把卷宗,所謂的抄錄、攝影、或重製,copy回來取得相關資訊,作為辯護基礎。那所以說在偵查中有沒有可能也建立這樣的被告閱卷制度,那原則上來講,當然會有些例外,例外的意思就是說,除非你有這個所謂的串供啦、或者滅證這些嚴重的問題,因此可能影響到偵查不公開原則的情況。否則的話原則上來說,有沒有可能我們去考慮,基於武器對等跟無罪推定原則,給予被告跟他的辯護人在偵查過程裡面所謂的資訊對等權,或者閱卷權的一個保障。這是第一個提案。

那第二個、第二個,裡面的第二個部分應該是說,其實原則上來講,我們也會希望檢警調可以去貫徹無罪推定的思維,就是說雖然你的偵查是在密行,就是不公開的情況,但是如果這個案件進行中有需要的話,在不會影響偵查不公開的原則底下,除非你認為他有串供或滅證這些問題啦,否則當你在傳訊被告或嫌疑人的時候,基本上應該要告訴他,你所涉犯的案件的罪名,基本你被控告的案情情節,告訴你告發你的有哪些人,那這個事件大概的情況是怎樣。那各位可能不知道的人會覺得說,為什麼這些事情不是很基本的嗎,但事實上在偵查實務裡面,以一個被告或者是辯護人的觀點來看,很多時候我們被傳到偵查庭的時候,我們是一片空白、一片空白。就是說,當我的被告坐在檢察官跟書記官的面前、去回答他的問題的時候,其實基本上來講,除了被告知罪名之外,我們完全不知道當天面對的會是怎麼樣的情況,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其實辯護人因為沒有資料,所以幾乎都沒有辦法有效率的表示法律上或事實上的意見,我們也不太可能現場直接跟我的被告講說,這個問題我們認為可能有引你入罪的風險,這個問題你可以做怎樣的表示等等,這樣的情況因為欠缺資訊對稱,其實都不存在。所以我們也希望說,有沒有機會讓這個偵查的進度,或者是在不涉及偵查不公開的一個傷害的情況之下,把這個偵查進度在適當的時候去告訴被告或嫌疑人。那以上是我對這個提案的簡要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