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我覺得啦,偵查不公開其實有滿大一部份的想法也是來自於所謂的無罪推定跟保護被告的一個、這樣的一個情況,那實務上當然致豪委員可以、欸、有一些批評,說操作到最後的結果好像是只有被告不知道,那大家都知道了,那當然這是實務上操作的一個結果啦。但我其實、我也不那麼認為說,在偵查的過程中,我任何一點一滴的事情我都不能讓被告知道,因為我覺得這個當然也可能會影響到他的訴訟上防衛的權利。那我只是在這邊想要特別強調就是說,有一些真的是必須要特別去秘密進行的,就是像剛剛致豪委員有提到的,譬如說人蛇集團,或者說跨境的比較重大的經濟或是毒品的犯罪的話,有時候我們真的不,就是說如果我把這些資訊全部都公開的話,那、其實我很難想像說,這樣到最後一個案子、到最後要怎麼成立;或是說我們國家要施予刑罰權的時候,要怎麼樣去實現,我覺得這樣是會有一個問題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