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召集人不好意思,因為剛剛那個,照真老師有那個提問,所以我補充一下那個劉主任的意見。剛剛照真老師有提到說,是不是在實務上,大多數的檢察官都不太會願意去揭露給被害人的一個訊息,那我當然不能代表大多數的檢察官,那但是就我自己個人的認知,其實檢察官在這部分並不會去說,我刻意的不讓被害人知道一些相關的資訊,那剛剛劉主任也有提到說,譬如說在這種相驗的案件、有人死亡的案件,其實、我相信大部分的檢察官在針對有、而且剛剛秉慧委員有提到的,所謂的一些鑑定的意見,我覺得這個在釐清事實上,都是有相當必要的程度的情況之下,我覺得大部分的檢察官應該都是會提示給被害人家屬,詢問他們的意見說,這一份鑑定報告的意見是什麼,那是不是可以更有助於這個,有沒有涉及到犯罪事實的一些、做一些釐清,我覺得這一部份其實在目前實務上都是做得到的,並不是說檢察官都是會把一些資訊全部都藏起來、不給你看,我覺得並、實際上的狀況可能並不是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