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附議致豪的意見,就是說我覺得那個給檢察官的彈性,就可能有、很容易流落成一種恩惠,原因是,像以我們是告訴人,其實我們應該要有相當的權利,去知道偵查的進度,或取得資訊。但是以我們像這種重大刑案的狀況,我們在偵查庭上問檢察官,什麼時候會起訴,因為眼看羈押的期限就已經到了,檢察官跟我說,還沒有確定時間、還不知道、還沒有明確的時間;但是就在我們離開法院回家的路上,記者全部都知道已經起訴了。所以像起訴的狀況,我們是從記者那邊知道的,我就會覺得說,我不清楚這樣子的、這樣子的所謂的彈性,或者是偵查不公開的原則,對被害人、對告訴人那麼加以的保密的前提或是理由是什麼。所以我會覺得,不管是針對被告或是告訴人,我都會希望,原則上是能夠公開的訂出資訊取得的權利,和得知偵查進度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