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看不太懂欸,立法規範除有串供滅證而影響偵查密行原則之虞,這句話我看不懂。其實基本上什麼叫偵查密行,第一個。第二個,其實我認為不是,當事人嗎,其實是辯護人,就是說他的辯護人才有閱卷權啊,其實被告是沒有,我們也不是啊,一定是律師才有閱卷權。所以律師是被假設為,他遵守職業道德,他根本不會去做串證這些事,那例外的是,他會跟被告,他是共犯、如果說他根本就是共犯,而現在是共犯來幫另外一個共犯當辯護人,那當然很危險啊。

所以其實在這裡應該要在立法的時候要再寫得更清楚的,只是因為串證、因為如果一個會串證的辯護人,這是很奇怪的事情,用這樣做為理由其實是,我認為這是一個不嚴謹的理由。而且那種例外其實是不需要在這裡去寫的,那一定是立法的時候,他很嚴謹的把每一種例外情形都寫出來,是他們要去研究的,然後呢,是應該給被告的辯護人有閱卷權,沒有限制的閱卷權,這樣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