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我插一句。其實要到主動告知,我是比較疑惑的。其實是我們要幹什麼,他必須回應,這樣就足夠。譬如說我要去閱卷,他不可以阻撓我,那我去閱卷我就知道到底現在到什麼程度。那麼我去問他,他必須告訴我,這樣其實也就足夠了,一定要他主動地去對某個案件到這種程度嗎?這我倒是有點疑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