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謝謝剛剛范委員提出的一些質疑,那麼我記得我們這一小組開會可能第一次我有提到說我們是血汗法院,我用到這個名詞,那這個地方就是因為我們現在一年統計大概案件就是各類的案件加起來就是一年進入法院案件差不多有200多萬件,可是我們全國法官的人數就是2千人2020。當然這200萬有的是屬於比較簡易案件,也有通常案件,不過基本上加起來我覺得這真的是一個非常龐大的這一個數量。那剛剛我們秘書長也說明過,就是在法院裡面他很多的人事會定死的,比方說書記官幾名或什麼,就是有時候不同的職位類別他是不能夠互相流用的,就是有這一個困難。但是我會進一步質疑就是說為什麼要把司法院的這一個人數,框在這一個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其實我個人一直懷疑說他還是有一個憲法的顧慮,那我們憲法增修條文其實他基本上有規定,就是司法院他的概算是獨立的,當然就是為了確保我們的司法獨立,所以既然有那個概算是獨立的,那麼意思就是說行政院他只能夠標註意見,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既然已經概算獨立,那麼人數多少,這個其實就是影響到那個概算。那為什麼說我們概算獨立,可是在人事上我們卻自始就要被框在法律裡面?這個難道在這裡並不會說有一點扞格嗎?所以這種情況之下我個人是認為,應該是可以考慮,看看能不能夠鬆綁。

剛剛您提到說不適用,我們變成脫韁的野馬,那是不是說誰來制衡?立法院來制衡,我們那個概算出去,那當然是說由行政院放在國家的每一年的總預算下,然後提到這個立法院,可是立法院他就是在負責就是,他在審查就是替人民看緊荷包,所以我們只能夠說;還有另外一個,就是行政院加註意見也算是他的一個制衡,那立法院最後再來審算也算一個制衡,絕對不會說我們不適用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好像人數隨我們喊價,這個不可能,這個基本上一定整個國家,我們五權分立之下還是有互相制衡的空間。我只是非常質疑當憲法賦予司法院有那個概算獨立之後,另外一方面又有這一個人事上的一個天花板的一個限制,不過這個理論上是這樣子。我個人不反對說如果為了,從政策上來看的話讓司法院的人數也被框在那個整個總員額法,我也不是非常堅決反對,但是希望說如果當司法院有人數上的一個需要而已經接近那個天花板,那麼希望說讓行政院跟司法院能夠溝通,希望說這個行政院能夠理解這一個司法院的需要,能夠雙方溝通然後來解決這個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