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還有各位委員大家好,那我的意見大概就如同書面意見啦,我並不是反對、並不是反對不同意見制度,只不過是現在以現行來那個……現行的訴訟制度來講的話,可能會有它的缺點,可能出現的會比優點還要多喔。那麼我們這一次的司改會議最主要的在一個地方就是終審法院的金字塔化,不管是程序或者是組織,尤其在程序金字塔化,那組織金字塔化以後,採嚴格的法律審,不同意見的制度的話,它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一個制度,不但可以問責,而且可以促進法律的進步。

但是為什麼我會提出這個意見?就是講說以現在來講的話,就「未見其利就先蒙其害」,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前幾次我一直向大家報告的,就是說以現在的訴訟制度來講的話,它還在牽涉到事實認定的部分,就是現在最高法院雖然是以法律審來規定,以及大家所期待就是法律審,但實際上它應該講是事後審,那麼有很多的法條規定的話,都會牽涉到這個部分。那麼其實有很多的原因啦,還有包括說你關於這個事實的認定的部分,假如有不同意見的時候,過去我們的一、二審就已經有曾經出現過,這個地方那個……包括我們王委員王金壽都有做這個專門的研究過,所以對這個部份去處理、這個怎麼樣去處理,那麼他提出他的那寶貴的意見,那這個其實我也是非常的贊同。

其實最重要的另外一個因素就是說,以現在最高法院的員額的人數,人數這麼多,他的不同意見的話,大家可能做一個稍微一個統計的話,很可能就是法官的多數是庭的少數,庭的多數意見可能就是那個法官的少數意見,都有可能會產生這個情況。當然這個就是所謂的那個大法庭制度啊,或者是說那個聯席會議的那個……或是現在最高法院的民、刑庭會議,為什麼要組成的原因之一啊。

另外有一點喔,其實那個我們在講羅馬法裡頭有一句話很有名,就是現在奉為圭臬的就是「法官不語」,「法官不語」有兩個意義,一個意義……第一個意義就是說在審判當中的時候,其實是不能夠發表他對這個案件的看法;那第二個意義就是說,他的裁判、他的意見通通在判決書裡頭去表達,那在判決書表達裡頭,含括了所謂的不同意見,那這個地方我們從那個國外的制度上面去研究的話,基本上就如同我書面意見裡頭所講的,像德國的歷史來講,他們甚至到第三審都不允許有不同意見的表達,除了在憲法法院以外,那其他各個法院喔,那個比如說像日本或像韓國的話,他們是在……他們的法律裡頭明文規定的是終審法院,尤其是憲法法院,或是大法院喔,他們可以有不同意見,而且應該要表達不同意見,你有不同意見、你反對的時候,你要表達你的不同意見,這一次的大法官會議解釋裡頭,看到那個裡頭講到有一票反對但是沒有不同意見,這個是在正常的一個……我們都講說那個……我們講說民主的那個正當性以及在表現的問責性的時候,可能都發生了這個很大的疑義。

那麼將來的話,就是說以那個整個嚴格的法律審,那麼金字塔化的組織跟金字塔化的訴訟程序完成以後,不同意見制度是非常好的,我非常贊同那個司法院所提出的,那是我個人提出這個簡單的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