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大家早安,那這個議題當然是比較簡單,不過我提供一個意見供大家參考,因為這一個關於破壞電子腳鐐,其實他應該是假釋中付保護管束的案子,那假釋中保護管束中在保安處分執行法裡面就有一個保護管束的專章,那那個專章裡面是有去提到說,那關於剪斷電子腳鐐其實他可能是一個違反保護管束情節重大的事情。那保護情節重大的時候,那在那個保安處分執行法裡面,他有規定是要報告檢察官,有這些情形的話,可能要報告檢察官,只是我們在看那個保安處分執行法的時候,他很沒有規定到說報告檢察官或是說,當他發現時候如何去處理。因為如果準用到刑事訴訟法有關進行拘提的部分,我比較有疑慮的部分是,因為在刑事訴訟法裡面的「進行拘提」指的是偵查犯罪,是偵查犯罪的情況之下,那這個部分,這個違反保護管束的部分他其實跟偵查犯罪沒有關係,除非你認為剪斷腳鐐有毀損公物罪的部分,不然他是沒有關係的,那我的建議因為我們如果對一個個案、一個個案說這個要準用,那等於是個別情形在準用,那是割裂、法律會有割裂的問題,那所以呢是不是可以建議說,在保安處分執行法裡面,關於保護管束這一章,通盤的去檢討做修正,如果有必要就在這裡做規定。因為在這個保護處分執行法裡面,的確這個相關的規定是沒有的。那甚至這個可以包括到所有其他違反保護管束情節重大的一些事情,不僅是剪斷電子腳鐐的問題,或許這個可以去做一個考慮,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