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不起,我是建議說,因為既然提出來這個屬於保護管束的部分,那再看保護管束罪章的這個章節裡面,其實就沒有提到說,警察在發現的時候他可以做什麼手段,就是報告檢察官,那在那個外國人驅逐出境的那個章節裡面,有規定說為了驅逐出境要拘束他的罪定的拘束,可是那個拘束也不到那個所謂拘提的那個程度,那如果是這樣子規定,可能警察會認為說他還要做控制,不能拘提其實對他也是沒有效果的,那我比較建議說既然我們提到了保護管束的這一個部分,那是不是我們是可以建請法務部,對檢討關於保安處分執行法的相關違反保護情節重大的時候,是不是要有一定的……一定的,賦予警察一些強制處分,必要的時候是不是賦予他可以逕行拘提的權利,可不可以,因為還是回到主管機關去做通盤的檢討跟修正,因為我們就個案上其實我們可能會疑慮,就剛剛我提的,準用刑事訴訟法裡面他有個問題,刑事訴訟法進行拘提,其實他是偵查犯罪,針對偵查犯罪……。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