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還有各位早安。首先針對剛才前面那個議題,就是性侵害那個腳鐐的部份,我還是要稍微再補充一下,就是因為性侵害再犯率一直是很高的,所以對於剛才能夠有一些決議,坦白講我是很肯定國是會議的一些對於社會安全的回應;第二件事情就是針對司法院跨廳會在兒少及性別司法委員會,我們希望能夠成立這樣的委員會,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我覺得是一個很重要的態度,那麼至於原先司法院他跨廳處,他是有什麼樣的功能我不知道,那麼究竟是不是一個性別主流化跟其他的一個比較屬於扁平式的、報告式的方法,當然我在這裡談之前,其實在我們要求的這樣的委員會,包括到少年的部份,我們可能都會有這樣一個期許,那這樣的一個期許裡頭,有好幾個人民的期待。第一個這個人民的期待,當然公民團體這個,性別民間的聯盟,總共有七個團體,那也加上我們每一個實務工作者,都是在這裡都二十幾年、十幾年的一個工作者,所看見的就是一個,今天司法改革要跟人民接近的時候,他就必須要很懇切地納入人民對這件事情的想像,跟對話。那這個委員會裡頭,他的功能顯然會比,我不知道既有的委員會會是什麼,但是一定會更多的是,他位於目前的少家,少年跟家事這種跨專業的心理醫學、還有精神醫學、還有這個社政等他都是一個跨領域的合作,那這個合作裡頭有包括對於什麼樣的期待呢?對於性侵害還有性別工作平等、性剝削、人口販運跟性騷擾等,那麼這些跟性別還有兒少議題有關的,都會是一個整合性的一個對話,而且這個委員會我們也期待對於,這裡頭的專業,包括升遷、考核、還有關於這個工作上的專業期許,專業久任這部分,我們都很希望能夠在這裡頭有更多跟人民對話的地方;那麼第三個,我覺得這裡比較特別一點就是,我們發現有很多的司法判決,我也再重申,其實人民對司法一直有喊出一些批評的,也就是說離人民太遙遠,跟性侵害事件非常關聯性很大,當然這都用「恐龍法官」這四個字來表現他人民對於法院的憤怒,當然這也是期待才會有憤怒。那我覺得要去解決這個議題的時候,他就必須要創設出一個平台出來做一個滾動式的一個對話,所以會很希望有一個常設性的一個委會在這裡頭,是屬於這樣一個專業、公民團體、人民與司法跨專業的一個合作跟對話的一個方法。那麼這也是適度的這一次的司改國是會議當中,是人民的司法,我覺得是一個最直接的作為,那我想先補充說明到這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