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可能要耽誤一點時間,我要稍微說明一下。雖然這個在小組開會的時候,後來上次的決議,因為大家溝通之後,我是不反對,那我要強調的一點是說,因為我在小組裡面也有提到了說,因為我本來擔心的是說,成立這委員會提到的這一些關於說甚至調閱判決這件事情,會不會去干涉到審判,因為影響到審判獨立。那大家溝通了結果說,這個不是在於干涉法官的審判,而是這個是在於說,希望可以提供法官更多的資訊,那所謂調閱判決是事後的,去了解、從判決去了解法官有哪一些可能是不足的?那不足的地方提出一些不足的點,那希望法官可以透過教育的方式,我們上課的方式再去了解,然後讓我們判決裡面、在審理案件裡面可以更周延,那就這一點來講,這個部份我是同意的。那因為我一直在強調說,法官也許說,我們常常講沒有性別意識,可是我會自認為我有性別意識,那所以我希望是說,你可能要告訴我說,是我哪一個部份我沒有注意到那個性別意識之前覺得是在哪一個部份,那如果透過這樣子對話,或許我們大家才可以一起前進,那所以如果這一個性別委員會是這個用意,其實基本上我是不反對,甚至我可以覺得讓我們大家可以一起往前走,甚至我們法官更了解、更了解說我是哪一些有不足的、是真的不足在哪裡?那因為如果太空泛,其實法官也不會覺得我不足的在哪裡,所以這樣的方式其實我基本上我是可以接受的,那剛才司法院提到了說,這個是不是跟裡面已經有的那個組織有重疊的部分,那這個部份我可能是說,是不是給司法院再一點空間再去研擬,就是說是不是跟組織上就合併,而不是一個平行的,或是說增設的一個單位,那這樣子可能,如果有另外成立一個單位,會不會有互相扞格的部份,可能以後在機關上可能也要去做一個考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