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也回應賴律師跟紀委員講的,我就說我很榮幸參與這個組,因為我真的也學習很多,但是對不起,這個決議我可能一開始討論沒有特別的著墨說,關於調取判決書這一點,我會有一點疑慮的地方是說,法律的依據。因為我們目前所提到的家暴、性侵、性騷擾這一些,尤其是性侵這一點,應該很明確這是一個不公開的判決,那我們要用什麼樣的法律授權,就是這個委員會的成立,第一個會有法源基礎的問題,那他如果不是提升到法律的層次,那恐怕調取判決這個可能會欠缺法源,那如果只適用法規命令的層次來處理這個部份的話,那位階夠不夠會有這個疑慮存在,那這個決議文,如果在最上面這個版,尤其在我們集中在這一個調取的部分的話,性別統計資料這個不知道有沒有統計,但是我主要著墨在判決書不公開的部分,會產生這個疑慮,那這個我們要考慮的是司法性或說法源的問題,以上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