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性侵害的案件其實是有對外公開,那因為上次在小組開會的時候,跟我說外部調不到,我自己是有一點意外,因為性侵害案件我知道說,其實他是對外公開的,只是所以我們的判決都要隱匿,我們做很多功夫,做隱匿那個相關被害人的資料、個資。所以為了讓他公開,所以我們都隱匿掉。那對外的甚至在對外上,會隱匿的更多,因為我們從外網調判決的時候,他甚至都圈圈圈,所以後來跟我說他不能公開,我自己是有嚇一跳,那至於可能是真的不公開的是少年案件,是少年的。可能明鴻法官所疑慮的是這個部份可能包括少年的,那少年是真的不公開。因為我們少年的部分,其實在我們判決裁判裡面是沒有隱匿少年的資料,所以我們是完全都不公開,所以如果明鴻法官有這個疑慮的話,是不是?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改說委員會得調取,已公開的相關判決書及性別統計資料,我們就不會涉及到說……。

梁永煌召集人

可公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