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們每次在媒體上看到不管是兒童虐待與疏忽或者是殺子自殺的案件,我想都是我們國人很心碎的事情,那誠如剛剛我們主席講,其實台灣的兒虐問題非常的嚴重。一個社會如果不能夠請整個社會的力量來保障我們的兒少免於恐懼、免於虐待,我認為這對一個號稱人權立國的國家,的確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那我們去年全台灣有54597個通報案件,那換句話講,每12分半就有一個兒少疑似,疑似兒虐被通報,那我們從剛剛九點半開會到現在一個鐘頭,其實已經有五個小孩疑似兒虐被通報,那黑數更不用說。剛剛主席也講,的確我們一年差不多有一萬,去年是9461個小孩開案被服務,所以將近一萬個,所以我認為這已經不是不光彩,是一個台灣的恥辱,那因此呢,我們第五小組經過我們芳玉委員跟我們紀執行長的領導,我們做了幾個決議跟各位報告:那第一個是我們台灣的老樹都還有編號要列管保護,但是台灣的兒童已經這麼少了,但是第一個台灣的兒童怎麼死的,我們真的不知道;第二個台灣有這麼多的行方不明的小孩,我們整個刑事司法體系,有沒有辦法去把他找出來,說句比較白的話,就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那我們在跟呂立醫師,我跟呂立醫師今年做的一個,100年到105年,104件重大兒虐跟殺子自殺的案件當中,跟各位報告有高達九成一的兒少是6歲以下,就是學齡前的孩子,那他沒有辦法他在家戶裡面,我們完全不清楚,那我們現在第一線兒少保社工,最大的困難點就是行方不明,他沒有辦法跟這個家庭聯絡上,他也沒有辦法看到這個小孩,誠如各位在媒體上看到,我們再次看到這個小孩就已經是死亡多年。所以這個問題,我們這個小組經過討論之後,第一個我們認為台灣應該有兒童死亡檢視或複審的制度,不管在衛福部底下或者在法務部底下,我們必須要有清楚明確的掌握,那同時我們對於行方不明、失蹤兒少這個刑事司法體系,應該有更清楚的一些作法,所以在我們的第三點、第四點、第五點,所以請幫我們列一下,就是剛剛在這個我們的提案當中,我們第三個就是要研議兒童及少年福利權益保障法第53條修正、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11條之1、個人資料保護法等,就兒少的這個分級分類處理及調查辦法的第一級兒少緊急保護安置事件、第二級這事件,在訪視顯有困難的時候,報請檢察官調請通聯記錄,或依相關法規處理。那請不要再說個資啊、人權等等六歲以下,而且社工掌握的資訊,確定他有安全疑慮的時候,我們必須要採取比較強勢的作為。

那同時第五點,我們也研議、建議要修正兒少法56條,行方不明的兒童有必要的時候,檢察官可以向法院申請調取兒童的照護紀錄、通聯記錄、健保就醫紀錄等等,同時疑似殺子自殺的案件,或重大兒虐案件必要的時候進行搜索的可能性,因為現在兒童在六歲以下很多在家戶裡面,我們如果兒保的社工沒有辦法進到家戶,我們沒有辦法去看到小孩,這一些保護都是空的;那最後一點,我剛剛講過兒保的工作,絕對不是推給衛福部的保護司就可以解決,那因此我們希望比照現在已經有的這個家庭暴力安全防護網、高危急案件網路會議,我們希望由檢察官來主導,因為這個是一個重大的兒虐案件的時候,他已經是犯罪,那檢察官代表國家追訴犯罪,我們希望這一個網絡會議是由檢察官來主導,那不管是要去了解他的兒童的傷跟兒虐之間的因果關係,或者是要去找到這個行方不明的孩子,或者是在安置的過程當中,需要警力的保護,那這一些我們都希望檢察官能夠在這整個網絡當中,扮演主導的角色,那我們小組認為只有這樣做,我們台灣的兒童虐待的防治,才有可能真正的落實,否則都是空話,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