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非常謝謝黃委員,,其實殺子自殺,芳玉委員跟我,我們都非常關心,我在2008年跟2017年保護司同時做了兩個研究,誠如剛剛黃委員所說,的確這樣的家庭其實它的型態、它的整個組成,跟兒虐的家庭是非常不一樣,跟各位報告我們沒有辦法想像殺子自殺的家庭到高中、國中、高中的小孩,都還是被父母可能是用安眠藥然後再燒炭或者,對對對。所以換言之,我剛剛講九成一的兒虐是六歲以下,但是殺子自殺的案件,父母的教育程度也比較高,然後經濟能力也相對高,同時死亡的小孩教育程度也是高的,就是十幾歲的孩子都還有可能在這樣的事件當中犧牲。

那我要特別強調是,拜託拜託媒體不要再用攜子自殺這四個字,一定雖然這個事件很讓人悲傷,但是還是要去強調,這個事情就是父母把孩子當作自己的財產,然後呢,父母的死亡、父母的自殺事件把孩子牽涉進來,所以這是在理念上。那至於剛剛我們沒有納進來,因為議題真的很多,但是主要的的確是整個大環境,那我要跟各位報告簡單的一件事,在我2008年做這個研究的時候,我們清楚的看到父攜子、母攜子跟全家自殺狀況原因都不一樣,媽媽殺子自殺有可能是憂鬱症、生病;那父親的這個部份有很大一部分是報復式的,就是拿孩子當籌碼來威脅太太,而也同時在離婚的前後是非常危險的時候,但是我2017在做的時候,我非常驚訝的發現,這三種型態除了全家自殺以外,其實父殺子、母殺子都有很大一部分是大人的感情沒有辦法解決,就把孩子拉來陪葬。那這是台灣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另外全家自殺有一部分是惡意逼債,你去看他的債務都沒有大到不能解決,可是黑道的這個惡意逼債讓他心生恐懼,覺得他無路可逃,所以選擇這裡。那這個問題的確如剛剛召集人所說,是華人社會、尤其是台灣很嚴重的一個問題要去重視,那它的解決可能就比較不是,當然刑事司法體系也很需要來做,就是針對像曹小妹妹就是沒辦法聯絡到他們,那像這種案件的確是需要剛剛我們說的行方不明,要搜索,但是有很大的一部分是我們整個社會孩子已經很少了,我們要給他一個可以養大孩子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