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依主席的指示我就簡短的回應。因為我都同意,小組開會的時候,我聽了也很震驚,後端沒有處理,我只是在文字上建議,因為那個就於現在的第三點跟第四點,第三點跟第五點,第三、四、五其實我覺得他可以合併,因為關於那個調閱通聯記錄或那個什麼健保資料等等,我就覺得由檢察官來主責我是同意的,那我覺得這幾點可以做一個合併,那免得說好像有不同。那之前我有建議一個文字,因為事實上那個關於兒童少年保護通報與分級分類處理及調查辦法裡面,它有包括到兒權法的56條,那我是可以覺得歸納在裡面,那兒權法的56條,它有一款就是兒童跟少年未受適當的養育或照顧,那這個部份是屬於要緊急安置的部分,所以這個是很寬的,其實它是比較寬的,它包括到說剛剛所提到的,父母把兒少當作他自己的財產的時候,其實他就是會沒有適當的照顧了,那這個會在內,所以我是建議說,是不是把三、四、五倂為一項,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其實我講一個感想,因為剛剛全家自殺我在20年前處理第一個案子,全家自殺的案子其實感觸非常深,創傷對,大家都有創傷,因為那時候其實媒體報導還沒這麼多的時候,第一次發現那個是一個從桃園一路躲債,一路到花蓮,然後在這個逃亡的過程、在躲的過程當中就死了一個小孩,然後一直到花蓮他還是沒有辦法去依靠親人,然後全家就自殺,然後後來因為就有個媽媽中途醒來後悔就報警了,然後救回了,中間救回了一個小孩。那這個案子到法院其實很掙扎、很掙扎因為兩個父母涉及的是殺人、殺小孩,非常掙扎,那我最後的結果,我最後的結果我覺得還是要留一個大人來照顧小孩,所以在調查的適用上想了很久,那那個案子到我現在我還是覺得想到這案子,我還是很震驚,所以呢,20年前到現在想到這個案子還是很難過,所以呢當討論這個時候我非常支持,我真的覺得說我們要好好的去照顧我們的兒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