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請教第二點,就是有關法務部研議兒童死亡的檢視,通常這種案件我們是一定會調查他死因,不曉得還要作什麼?就是幾乎兒童六歲以下的兒童死亡,幾乎我們都會查他的死因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所以第二點,我要知道說我要作什麼,我贊成,我基本上我是個人是支持。那第一點由檢察體系主導,剛剛其實提到很多,失蹤不代表它是有刑事案件發生,還沒有到那個階段,那以檢察官所有的刑事訴訟法或法院組織法裡面來講的話,檢察官處理的是刑事案件的,那甚至現在是失蹤案件,我們在調通聯記錄,依照通保法是要令狀的,現在沒有刑事案件的話就不能調,那現在是警察因為他可以處理失蹤案件,所以他們透過電信法的方式,用有關於這個在限縮最小範圍才可以去調。所以這部分也不是檢察官職權能夠介入,我簡單來講,在預防前端的時候檢察官能作什麼?那在失蹤的階段裡面他還沒有刑事案件,檢察官能作什麼?所以我覺得說如果說要檢察官體系主導,我覺得是有問題,那如果說是刑事案件發生了那當然我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