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就剛才講說,因為我參與這個討論,我想這個問題現在最重要還是在說,一般成年人現在的態度是沒有錯的,但我們如果真有困難我們就要去修兒少保護法,就是說因為你小孩子他就是找不到,找不到最後就找到一具屍體。你那天如果聽呂立醫師來講的,像對於死亡檢視,他覺得台灣的死亡檢視太多案件都疏漏了,那我們今天沒辦法請他這裡,沒有時間請他來,我想如果你需要了解,法務部可以找他來談,因為他講的很具體,因為他是台大醫院第一線的醫師,他接觸了很多最後都死了,死了根本沒有怎樣就結束了。他的親生經驗我想呂醫師是非常專業的醫師,他那天講的都是有憑有據的,我想這個我希望就說,這個部份剛才余委員講的也是沒錯,但我希望就是說,假如沒有法源,針對兒少我們要特別修法,就算失蹤也要處理,就因為小孩子失蹤他沒有辦法,他根本沒有任何自我照顧的能力,我們通常失蹤一段時間以後最後看到了就是屍體了,那就死亡,這種案例很多那我希望說這個部份是不是大家能夠,因為這個是過程我們已經很認真思考,因為如果沒有介入,現在社工根本沒有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