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剛才許委員剛才有在說,其實所謂刑事這個就所謂刑事的成立,這個就是說所有兒虐案件,如果他是成年人,他就告你傷害,他就成立刑事。那兒虐他就是,所有的兒虐案件都是已經有傷痕了,他已經瘀青了或很嚴重了,那他只是他沒有法律行為能力,他無法自己提告,那家長呢,那我們現在是因為我們都認為家長都覺得那是我的小孩、我兒子我打關你什麼事?就是這樣的文化,那鄰居也覺得人家小孩怎麼樣關我們什麼事?那警察也覺得說那家的事我們幹嘛進去,所以我們只是去敲敲門,沒有強制力介入是無法預防,沒有強制力是無法,那社政人員他只能敲門,敲了門人家就說,我兒子、我孫子沒事,你走,那我們只好走了他也沒轍,那才會說如果社政人員向警方或檢方希望尋求協助的時候,要有積極介入的人力跟意願,那這個是,因為他就是傷害,你如果問我他就是司法案件,只是這個司法案件他沒有告訴能力,那社工人員可以幫他去告,那就立案,那就司法案件了那就是傷害罪,只是傷害很多其實很重的,那只是到最後我們都因為沒辦法強制介入,他繼續傷害,最後看到了就是屍體,才會一年72個兒童死於受虐,一年72個這個禮拜就會有1個多,我們過完這個禮拜就有1個多,那我們這樣的社會,我一直講的,自己自省一個我們說我們是進步文明的社會,說真的是野蠻無比的社會。如果你看到那些數字,所以我希望說當然文字上可以再修正,那當然我也了解法務部的人力上確實已經很吃緊了,所以才說我們希望我們的輕罪除罪化能夠處理完,然後把資源真的把對的地方去移動,再來政府還是要寬列兒少的保護預算,能夠讓這個工作,我想這個應該是我們大家有共識的,因為數值上確實顯示很大,好不好?那如果這樣我們待會就文字修正,其他原則是不是這樣?還有不同意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