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刑法239條,其實是民間團體經過多年的努力,那我們很希望能夠有所突破,那我就在這邊做簡單的報告。第一個就是,好,關於這一個法令,就是過去法令不足,刑法239條其實是成為保護婚姻權益的一個手段,但是社會已經進步了,而且現在有很多的法令是可以來就是補足,所以應該重新檢討它存在的一個價值。那當然在239條,常常是成為一個控制女人的機制,而且許多傳統之處罰這個妻子的通姦,那它並沒有辦法去處理夫妻之間的一個感情。那在性別不平等的狀況之下,通姦罪常常成為處罰出軌妻子跟女性第三者的利器,那理由之一,我就做很簡單的講,通姦罪無法發揮這個威效的作用,也沒辦法達到刑事預罰的作用,那我們可以看到通姦罪對我國的人民不具有法律的效率的時效性,而且無法達到所宣稱的一個刑事預罰的作用。

那理由之二,也就是通姦罪無法達到維護婚姻和諧及健全家庭機制的功能,那因為我們本來這一個通姦罪是為在妨害婚姻跟家庭的罪章當中,那保護的法益是要做維護婚姻生活和諧跟健全的家庭,但是,這個婚姻跟家庭是否處於實質和諧,涉及配偶雙方的經營,那夫妻的感情其實也很難以是非這樣對錯,不是法律所能夠規範的。那當一方提起通姦罪的告訴的時候,破裂的信任基礎還有受傷的情緒也很難彌平,所以通姦罪對發生的婚姻外的性行為或是能夠提供的保護是非常有限的,頂多做到形式上的維護,那沒有辦法保護婚姻家庭和諧的健全。

理由之三,性別統計呈現這個就是我們看到大部分都是懲罰女性,而且深化性別不平等,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幾個數字,2008到2015年10月這個通、相姦罪的起訴的案件,女性被告人數就是2千多人,那多於男性2千1百多人,所以我們看到任何的統計,所以都是女性多於男性,這些統計大家也可以看的到,比例都是女性高於男性。然後這邊也是,我想這個表都是大家可以參考的,好,在接下來理由之四,通姦罪是違反人權公約不宜以刑法介入人民的私領域,那通姦罪違反公民跟政治國際的權利公約,我們所謂的兩公約的規定,應該給予廢止,在2013年和2017年兩公約在審查的會議已經提出這一個論述,一個結論性的建議,都很明白的指出,通姦罪的處罰構成對私生活的干涉,建議政府應該採取措施然後從刑法中廢除這項規定,這個是我們的一個審查的一個結論,好。

理由五,通姦罪很容易成為利用權勢性侵者的一個壓迫工具,那今日爆發了很多的權勢性侵的案例,包括我們看到女作家之死,那受害者常常畏於權勢被噤聲,沒有辦法發聲,那即便舉發了挺身控訴,那性行為的發生的舉證,一旦無法多次性行為是利用權勢違反意願的時候,加害者的配偶反而可以主張通姦的事證,使得通姦罪成為加害者跟配偶可以操弄及壓迫受害者的工具,這個部份我們民間團體已經處理過很多的案件,最後,這個性受害者反而是被加害者的配偶告她通姦罪。那我們處理的結果,我們這些婦女團體反而要大家出錢去幫這個受害者去賠償,所以我覺得這是非常沒有道理的,所以我們認為通姦罪無法達到立法的目的,程序上是侵害隱私權,而且成為加害的工具,應該盡速的廢除,那以上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