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非常感謝紀委員的提出,還有各位委員的支持,就說其實各位可以去看一下,我們從1995年開始,台灣其實針對性別平權的運動做了非常大的努力,這邊當然要感謝所有婦運團體,還有包括立委跟政府部門的協力。所以其實通姦罪它的存在在過去是有時代性的價值的,各位可以想像在過去我民法親屬繼承篇,還是妻以夫之住所為住所、妻冠以夫姓、離婚以後子女直接判給父親,那在這樣的情形,我們也沒有家庭暴力防治法,所以一旦在婚姻關係中的弱勢配偶,在他離婚的時候,甚至他連財產我們當時也沒有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家務有給制,平均的夫妻財產分配全部都沒有,可以說通姦罪的存在已經是唯一可以救濟跟拿來做這個婚姻之中協商唯一的方法跟武器,所以它的存在其實在當時是保障了許多的在婚姻離婚關係的弱勢配偶,但是隨著我們其實民法親屬繼承篇的修正,我們有家庭暴力防治法,那開始有保護令,然後我們目前最重要的是,在離婚的時候子女的監護已經很明顯的,我們的院方都是採子女最佳利益為原則,所以這個時候其實通姦罪正當化的這個意義跟存在的價值已經逐步的減退。那麼在就剛剛委員提出的各種數據,我們可以看的出來,其實事實上如果現在還在存在,第一個它於婚姻的修復沒有幫助;第二個它反而成為去壓迫女性的工具,所以其實我們全組應該算是共識度非常高,同意在這個階段已經可以提出了,這個也其實並不會影響在婚姻中的配偶權,那麼這一點我想應該是不用擔心的,那我們相關的民法其實在有責的離婚制度上,求償的機制跟慰撫金也已經非常健全了,那麼以上一併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