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接續黃律師剛剛提到的,為什麼我們認為其實刑事訴訟法後面這個239條是一定要處理的,因為按照刑事訴訟法本來的原則,所謂的告訴不可分是指,你對於共同被告有一個人去告訴,另外一個人你也一定要告訴,你不可以說要告就是只告中間一個,或撤回只撤回一個,這是原則,但是唯一一個例外就是對通姦罪。因為早期可能立法者他認為也許你還有家庭修復的必要性,可是這一條變成什麼狀況呢?各位看到這一次的女作家事件,他當時其實是誘姦,誘姦的意思就是說,也許最後即使他已經去告訴了,檢察官提起公訴了,但是還是有可能因為在法官的心證程度上,沒有辦法達到無合理的懷疑,而被判這個強姦是無罪的,或者是利用權勢姦淫罪是無罪的,那這一邊無罪可能各位覺得那這件事就算了,可能就是我們在證明上面不夠,可事實上不會到此就結束,因為你在過程裡,你等於是自白了你跟這個被告是有性關係的,所以這個被告如果是有配偶的狀況,他的配偶就會出來告你通姦,那事實上個人之前也處理過一個類似的案件,那麼也是一樣,員工被雇主性侵,性侵完以後他第一次沒有報案,那麼第二次他去這個醫院驗傷,他還在猶豫他要不要去報案,可是各位知道性侵害防治法已經有醫院的通報機制,所以醫院就通報了,醫院通報以後他就捲入了整個司法程序之中,捲進去以後,最後這個性侵的部分因為雇主找了非常多的證人來證明說他們常常出雙入對,何況之前他們有過比較親密的接觸,這個人並沒有反抗,所以最後法院形成了是無罪的心證,它就沒有辦法百分之一百確定是有罪的,於是這個被害人不但被解雇,因為老闆馬上就把他解雇;第二個他被捲進去這個程序裡頭,最後得到了是一個無罪判決,那各位可能覺得這件事情就這樣了了,並沒有了,這個雇主的太太馬上出來告他通姦,然後通姦這邊是有罪的,然後被判罰金,他已經丟了工作然後性自主權喪失,最後竟然還通姦罪成立,然後最後完全沒有辦法負荷,整個精神就崩潰了。

所以各位可以看到說,我們在整個做性自主權保障上,立法的沒有配套造成這麼大的傷害,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女作家當時,她其實她跟她的父母評估過最後不願意出來報警的原因,所以這個通姦罪的存在不只是我們剛剛講的,它已經喪失時代的意義,它還有可能造成性侵害的被害人因為這一個條文沒有辦法行使他的訴訟上的權利跟保護他的性自主權,所以為什麼黃律師剛剛有提到,縱算也許可能其他的原因,可能考慮沒有辦法立刻廢,但是至少所謂的可對一造撤回告訴這個部分也應該要處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