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是要支持那個紀委員,因為那個就是這種所謂的兩小無猜條款,它就是在我們刑法理論裡面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因為你兩邊都是十八歲以下,然後……就是說,會變成互為加害、互為被害,從來沒有遇過這種所謂的犯罪類型。好,那所以它在刑法理論裡面是非常奇怪的一個規定。

那再來就是說,它其實因為設計成告訴乃論,所以我們在實務上看到的其實多半都是因為家長,家長的一個所謂的報復心態還是……談不攏和解的這個情形,然後就互相告,才會讓這個案子就是會走司法程序。那這個根本就不關小孩他自己那個的事情,那再來就是說,因為我本身有擔任嘉義市那個性侵害防治委員會裡面那個危險評估小組的委員,然後我們也處理過很多就是說,因為它是這樣的案件,它就……即使是少年然後被付這個保護管束,但是他還要依性侵害防治法進入這個治療,然後那個治療師就說,兩個都在治療,那很奇怪這樣子,非常的奇怪是你到底是……我們治療是要治療加害人對不對?可是他又是被害人又是加害人,那我到底要治療什麼?我的治療方針根本沒有辦法處理,非常的浪費那個所謂的社區治療跟那一塊的那個資源,所以我就是也是以刑法的理論還有這個其他的這些理由,就是希望各位委員能夠支持那個所謂的「兩小無猜條款」的這個廢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