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因為這個在小組討論的時候我是有點疑慮啦,因為我提到說真正有感情的後續兩小無猜真的有感情了,或許它有可以去考慮、可以考慮是不是不再用刑罰處罰,可是可能在實務上其實會碰到的可是不是真正有感情的,那所以我也建議說,如果有必要,這個修法方向去檢討,我沒有意見,所以最後這樣子第一點的部分,再去進行檢討……請主管機關載去檢視跟檢討,因為或許可以更多的意見納進來,那可以變得更周延,那這個部分我沒講。

這第二點我有點疑問就是說,因為其實在……你說未滿十八歲的,不管是少年少女,他其實都是進少年法庭,他其實都走少年法庭來做處遇的。所以少年法庭的處遇本來就是……如果我們等一下的少年議題,本來就是一個教育輔導的方式,在做處理呀,所以現在就是說,如果說,在沒有修法以前,重新規劃這個處遇措施跟取代程序,這個部份我就不太理解說這個部份怎麼去做處理。因為我們少年法庭其實是跟一般的刑事本來就不一樣的,我們整個的保護處遇其實就是在做這樣的方式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