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對,然後合意的部份的話也有、也有,那可是的話我們會送到主管機關那邊去評估做治療或做教育輔導的話,其實有時候的話是發現到說,就算即便是合意的話,其實他們有一些需要接受性教育這樣子的一個協助的必要性,才會交給主管機關,那現在目前主管機關他們在進行這樣的輔導措施的時候的話,他其實會依照個案的需求還有狀況去做調整處理,有一些是用個別輔導、心理師個別輔導,並不會進行用團體的。

那有一些的話,他會進行用團體的,可是他不見得會在同一團體。那如果說今天是不同性別的發生的這樣子一個合意性行為的話,他們絕對不會在同一團,如果是用團體型的輔導,那大部分的話,現在的話,女性的都是會用個別輔導為多,男性的話會比較用團體,可是的話他又有一些特殊的議題,或者說他有一些身心障礙的問題的話,他有時候的話就是要用個別進行的。

所以剛剛盧委員所講的是說,兩個孩子的話,合意行為以後,互為加害人、互為被害人,然後送主管機關去進行處理的時候的話,這個治療師會把他們放在同一個團,我想我相信嘉義應該也不會是這樣的做法啦,同一個治療師的話我覺得這是還好,可是他就是他的處理方式他不會就放在一起做處理的,所以這是實務上的做法,以上說明。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