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在提升這個性受害者訴訟地位我做一個報告。其實被害人是直接犯罪者,他們在訴訟的過程當中有四個階段,就是調查、偵查、審判、執行,除了一開始在調查階段有提出告訴權或者是自訴權之外,到了偵查審判的階段都只能當證人,幾乎只有義務沒有訴訟的權益。所以性侵害被害人的地位提高有優點:第一個,能夠充權被害人的司法權益,看見司法正義,協助創傷復原,這是有感的。第二個,督促公設辯護人機制及維護、重視被害人的權益跟意見。好,這是我的前言。

接著我們的問題陳述,我們看到他們的被告的地位跟權利,差別非常大,那被害人在訴訟上衍生了很多的問題跟權力。那性侵害被害人在司法程序中是遭到二度傷害,而且身為性侵害當事人、被害人,司法程序中卻只是個旁觀者,甚至連個訴訟過程的知情權跟表達權都沒有。那根據現在婦女的基金會的一個調查,我覺得這非常重要。他們訪談了三十幾位性侵被害人從驗傷、做筆錄、偵訊到開庭整個過程的問卷調查,地方法院在被害人出庭之前有沒有告知呢?只有18.8 percent,那公訴的檢察官對於蒞庭前告訴被害人的比例,就是有接觸被害人只有一到兩成,所以被害人都一直是……被認為這一點是他們來講、他們認為說能夠有這兩點是常非常重要,可是比例非常的低。

好,再來提升被害人的建議,這邊是有一些參與的德國跟日本的一個比較,我們都把它列出來,我這邊就不再多做報告。但是我們再看提升被害人訴訟權跟參與權的建立,所以我們這邊有幾個階段,在立案偵查階段,希望能夠參與、知情,還有參與權和監督權這個有很多的權利我們都把它列出來,那這些權其實對受害人來講是非常非常的重要,我們不希望只有在最初的階段他有,之後都變成他是完全沒有參與權的。好,這是我們的建議,所以下面的說明我想我就不再多說,但是我在接下來……總結,所以我直接跳到總結。我們非常希望被害人保有司法的主體性,那建請相關單位應該研議性侵害被害人在訴訟過程中的立案偵查、審查起訴、法庭的審判還有行刑執行各個階段呢設計各項參與權力的制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