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非常支持這個提案,那最主要是因為我們目前的性侵害防治法其實才剛通過15-1跟16-1跟16-2,我覺得這三個其實是很呼應剛剛我們紀委員提出的,那現在問題就是說,它才剛剛通過,所以到底要怎樣落實?我覺得應該是要趕快去制定一個practice的guideline還有像它這裡面提到說你應該有司法詢問員,可是如果我……比如說我是檢察官或我是法官,我就覺得我自己會比較快啦,因為他上面是「得用」嘛,那如果我就是覺得你問半天然後我要透過你問非常麻煩,我還是自己問。所以重點是你如何去刺激……比如說檢察官跟法官在詢問中他願意去使用這個司法詢問員,願意去找專家證人進來,如果他認為都不需要,其實你現在這樣的規定它有沒有強制違反的效果?所以有沒有可能是配合,比如說,我們這一條把它改成配合性侵害防治法它已經增設了總總強化被害人主體性的法規,那我們要求相關的機構你要去研議,比如說實際操作守則,或者是評估這些東西什麼時候可以做得到,或者是說,如果他違反這樣子沒有尊重他程序主體性會導致什麼樣的效果?會不會比這樣子比較大原則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