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指導委員會的話,其實有關於這樣子的一個研究中心的話,也是李茂生李教授一直在倡議的,那其實這個您說的委員會的話,它一直都存在,那是否國家,或者說教育部有重視?剛剛監察院的一個糾正案其實也提到,它曾經這樣子停止運作了十二年,那十二年重新啟動的話,以現在所看到的一個,這個委員會裡面的一個組織架構、組織裡面的委員的話,其實好像似乎也不是能夠有能力去做這樣的一個矯正教育的研究。

那這個問題的話,其實在民國91年,陳定南擔任部長的時候,在誠正中學所召開的少年矯正學校現況與展望座談會,其實裡面有很多的實務家、學者,然後大家所講的一些問題、然後提出來的建議,應該要怎麼樣地去調整,其實都已經有一個方向了;可是91年到現在為止,這樣的一個教育內容確實沒有去一個落實檢討。

會比較建議說,如果再拖下去,因為我覺得,我這次在開會的過程中,我常常在開玩笑說我們這組是「馬蜂窩組」,然後反正我們碰什麼……我們在討論什麼議題,然後就會出什麼事情。

其實這個「馬蜂窩組」是一個玩笑話,那我覺得其實是說,我們其實碰到很多東西都是老問題,沉痾已久的老問題。那我真心很希望說,其實如果能夠成立這樣的一個研究中心,通盤去檢討、把它訂定出來以後,其實它不見得一定要是常設,我希望它是一個任務編組,然後先把這件事情做完之後,後面後續的指導以及監督還有調整的話,就是回歸到委員會,可是現在以現行的話,您說要用委員會的方式來進行,說實話,我從事這份工作也二十多年了,我不大相信。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