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說明一下,其實這個鑑別的部分的話,是建議說參考日本的鑑別所。台灣的話是叫少年觀護所,日本是叫做鑑別所。那鑑別所它其實就是一個心理鑑別官,其實就是心理師,就是醫生、心理師,然後加社工師,因為它收容是二十四小時在鑑別所內,即少觀所內,所以你觀察的時間其實是貼身觀察,那你能看到的面向絕對跟在外面做社會調查的少年調查官是不一樣的。

那至於法院的心理測驗員的話,他不是「師」級的,他都是測驗員,所以他做的一個是心理測驗報告,那會不一樣。那這個部分的一個建議的話,因為目前少年觀護所的組織以及它的任務裡面來講,事實上有鑑別這個事項,那我們希望說少年觀護所能夠更專業地去發展。那當然在專業的發展的前提之下,我們必須一定要設給專業人力,所以就是給一個賦能的、一樣的期許。以上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