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少年矯正學校這邊的話,我們有兩點建議。第一點的話是希望說,就是剛剛提到說女性的機構這一點也有關係。我們建請法務部矯正署依收容少年的特質需求分類設置,並發展少年處遇成效評估機制(包括定期評估、調整處遇內容及目標等),以及研擬於校內設置家庭合宿設施及中途專區、辦理多元處遇措施之可行性。

那這個有關於前段的部份的話,少年矯正現在目前收容的孩子的話,它是用分區的,實目前有一些特殊教育的孩子他也有可能會去感化教育。那像日本的來講的話,他們有分初等少年院、中等少年院以及醫療少年院。那因為說我們的資源不見得有辦法說每一家感化教育處所都能夠下到一樣的人力和專業度,所以建議,如果我們有一些特殊性的小孩子,他需要更高規格的人力和一些設施、設備的照顧的話,是不是有可能去針對他的特質去做分別處理?那如果現在的這個機構不足以分類設置的話,我們也是建議說能夠增設。

呼應剛剛李法官所講的,他希望說能夠北、中、南、東,那我不敢講到這麼大,可是我有一個呼籲啦,我是希望說能夠在南部成立一個少年的矯正學校,就是專門收感化教育的。現在目前來講,南部的孩子的話,都必須要到彰化少年輔育院,大家上次有去過,也知道那個地方滿偏僻的。這次的彰輔發生的事故的話,大家也知道,它其實那個地方它有台中的孩子、彰化的孩子、高雄的孩子,然後最近的話,原來桃園的孩子也下去了,結果桃園的孩子變成是那邊收容量第一名。當它區域不同的時候就會有一些畫地域的問題,然後也因此會發生更多的一些內部的互毆或霸凌事件。

那所以我還是希望說,為南部的孩子請命,尤其是我們台灣就是有城鄉差距,那中部和南部,尤其南部農業縣市的話,交通不便、大眾運輸也沒有,你要那些家長這樣辛辛苦苦地奔波到中部去看孩子,我覺得於心不忍。所以說為了南部的孩子請命,我希望能夠在南部增設。

另外的話是建議說,要發展這個成效評估機制。那有關於說目前感化教育,我們裁定下去的話,它的一個執行期間是三年,可是他執行滿六個月後,他如果表現良好,他是可以聲請停止或免除感化教育、改付為保護管束。那像這樣子一個處遇機制,目前來講它都是還是一樣跟我們成年人一樣,用累進處遇這樣一個措施。所以我是希望說,我們的孩子如果說他在進去的時候,現在目前法院在做審前調查報告的時候,也都同時會提出一個處遇建議,希望說他在感化教育期間的話要做哪些事項?那如果說法院這邊已經提供這樣的一個意見以後,我們希望說感化教育處所這邊的話,它能夠這有這樣一個定期評估的機制,那如果孩子達到我們的處遇目標之後的話,其實就可以讓他出來,不需要一定要等到說待滿三年或者是一年,這個時間的話就必須要用一個彈性的,就像李茂生老師所講的,其實我們的輔導就是一個滾動式的,我們也設定不同的一個目標,你達到目標的話,其實就是可以讓他出來,所以這個部分的話,也希望說有這樣的一個定期評估機制,然後我們隨時評估完畢之後的話,如果認為還不適宜出來的話,我們要必須調整他的處遇內容和目標,那這樣的資料同時間也應該要讓少年法庭去了解,那少年法庭能夠提供一些資源也可以協助感化教育處所。

那另外的話,也是參考日韓它們其實都有一個「家庭合宿設施」這樣的一個情形,像有時候的話家長他來探視孩子的話,如果他表現真的還不錯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說有一個家庭區,可以讓爸爸媽媽也是……或是說弟弟妹妹,讓他跟孩子能夠在這個家庭合宿區,跟他住個兩天一夜,或是三天兩夜這樣子去增近親子關係,那這個部分的話也是有利於他後來的復歸社會。

那另外「中途專區」的話,其實也是呼應到上一個禮拜我們開會裡面有關於成員的部分,然後希望能夠也用一個多元處遇的措施,去協助他們。有關於這個部分的話,其實像那個目前「更生保護會」的話,它分別在桃園少年輔育院跟彰化少年輔育院外面的話,它有一個兒童學院,桃園兒童學院跟彰化兒童學院。其實像這樣的一個設施、設備的話,其實就可以考慮來做一個……這樣的一個調配運用。

那後面的第二點的話是麻煩李法官來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