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補充報告一下,有關於家庭合宿這個部分呢,目前在少年輔育院應當是屬於還沒有這個空間設置啦,還沒有辦法去處理,那這個部分我們將來在去研擬啦,看看能不能就是說類似用這個一個……返家探視的方式去處理。返家探視的方式,我們再去研擬看看怎麼朝這個方向來處理。

至於剛剛那個鑑別的,那個是屬於比較專業的,我是希望能夠再稍微多加考慮一下。因為鑑別總是比較專業的機制,專業的機制,如果你要硬是要把它落實在這個監獄……在那個輔育院裡面,它有相關設施還有人力有沒有?這個是很大的疑慮。

我們現在光講了很久,但是實際上它根本連那個設施、鑑別設施根本都沒有,你光要幾個人說,用一張表格把它做一個評鑑,那似乎是很難,包括我們現在光一個健保要看醫生、要下藥、要投藥,它就要把人帶到外面去做檢查啦。我們監獄哪有那個在觀護所還有輔育院還有這種設施?對不對?所以這個實務上我們必須要去考慮,它只是能夠做到一個……輔助性的一個報告,輔助性的報告。

那至於這個……二十三歲這個,我們其實……我們在部裡面我們次長已經有主持過了,目前在這個少年受刑人有十一個,我們會按照《監獄行刑法》第三條裡面的一些規範我們給他唸到一個學程為止。好至於還沒有入學在四月一號,這個問題就不會存在,我們會開多功能的一個課程,來做一個應變。那麼我們也不希望說因為受刑人……少年受刑人因為年紀大了,因為我們還牽涉到有的十八歲以下的,萬一被欺負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