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問題喔,其實剛才跟我們講的……剛才講到兒少……虐兒的問題,我們說,檢方跟警政要及時介入、防患未來啦。但對於虞少,我們就說他逃學、逃家不得收容嘛,大法官解釋令嘛,但是就沒有防患未來的精神了,所以這個東西是一刀兩刃啦,那我們司改國是會議如何去面對這個問題,當然其實很大就是說大法官解釋令我想也是一番好意,人權至上嘛。但是幫不了青少年啦,逃家的青少年,逃學、逃家的青少年其實是為大法官六六四號解釋令的影響是很大,我想實例上就是如此,不要講什麼道理,就是實例上就是,那因為我們時間有限,那這一點我們還要做決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