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其實所以這個決議其實是……比較沒有訂的……沒有講的很死,說不宜然後建請會商,當初大法官解釋六六四號解釋出來之後,我們其實有積極的……那個少家廳我們其實積極的希望後階,有一個後階的……就是跟那個衛福部,希望衛福部做後階的一個銜接,那其實有一些是有說有答應,當下其實是有答應的,也有做……因為我就講嘛,我們司法只能做我們司法的,那這些行政機關的,我們只能去拜託他,那我們就跟他有做一個會商,那做銜接,當時候其實當下是有的,有答應的,那我記得因為那個高少院當時是那個專業法院,所以其實那時候是他們……他們認為他們更……協商的更好,所以比我們少家廳是協商的更好。所以那個後階是有的。

那當然漸漸見面久了,或許一段時間以後,那個後階就不見了,所以我們希望是說,提這個案是希望說,我們還是再講……把這個案提出來,所以我們是建議司法院跟那個相關的行政主管機關再去做一個這個調整,可是我們並沒有說就不收容了,我們並沒有現在就不做,就不能收容了。只是不宜收容,所以請你去做這樣的調整,然後促請大家去往這個方向去想,當初六六四號解釋出來,其實跟我們上次去看彰輔院跟明陽學校、明陽中學是一樣的,當時候也曾經去……其實少觀所跟一般的那個……台東的愛智機構其實落差很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