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現在的問題是說我們既然是講到兒少及性別的司法問題啦,那如果全部兒少,比如說兒少的包括托兒所不足啦,或者說很多台灣的兒少的問題,台灣的問題非常多樣嘛,我們是要用什麼名義就是說這個部分列入我們這個司改國是會議要建言的項目啦,就如何去做連結,比如說如果說當然你如果要……硬要連接的話,那我們就全面就要開始要改變是說,因為兒虐事件裡面很多當然跟收容機構不足啦,其中一個案子,昨天有聽到一個案子就是說,因為有個卡車司機嘛,就李委員講的一個卡車司機,他很辛苦回家,在睡覺嘛,然後他太太有小孩他就……那要出去買菜,她想小孩在睡覺那就出去買菜,結果他先生就被吵醒了,生氣就把小孩打死了,那因為我們沒有兩個小時的安置機構嘛,如果有這樣的安置托兒,他就不會有這個問題,那類似這樣的問題當然是很多啦,但我們要……就是說,要到什麼問題……全部要涵蓋就是說我們做了這麼多決議,相關性跟……如果你要問我們說請問司改國是會議處理這個問題的前題是在於說,如果司法安置那可能可以,那社工安置那就跟講為了降低兒少,那就要把兩件事情,就要把剛才講的……我講那個故事放進來你才有……那不要扯到一例一休,因為一例一休這個事情太多了,工時限制太多了,我覺得你如果真要講就是說,因為我們對兒虐、減少兒虐,安置是可以減少兒虐的,我剛才講那個故事是非常精準的,就可以。

那再來就是說,司法安置,司法安置既然是依法令安置,安置機構政府本來就是有這個義務去做準備,我們是不是鎖定這兩個比較清楚的,一個就是減少兒虐,一個是司法安置,會不會比較精準?不然,我們過度的……人家會說我們包山包海啦,會不會有這個問題?大家覺得?因為時間有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