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抱歉,因為來得比較晚。那這邊我稍微……我是衛福部心口司司長諶立中,我想第一次發言喔。因為今天這個議題滿多的,其實我們部內是有不同的單位在負責,所以……事前我們也沒有辦法完全知道……沒有開過會討論,那所以我們現在只能……基本上我先回答這刑後強制治療的部分。

那刑後強制治療基本上,我們一直講治療、治療,到底治療什麼東西?是病嗎?其實這些人不是病耶,它是一個犯罪行為。那裡面可能有一部分人,有一小部分人有心理問題,那其他有很多是人格病態的。那這種我們都要治療嗎?其實監獄裡每個人都有一點點心理毛病,誰沒有?每一個犯罪人都有一點心理毛病,我們在座人每個人都有一點心理毛病,是不是都要去住院治療呢?我想不是。所以當初這個治療--所謂的治療的概念,是我們從國外引進來的一個概念,但是國外也沒有全部都這樣做。那今天這座監獄沒有辦法放,那醫院就有可能放嗎?跟大家報告,我以前在當醫院院長就曾經想要試著考慮把它放到醫院去,全部都反彈,居民反彈,全部的、所有的附近的鄰、里長、村長統統來抗議,根本沒有可行性。在監獄都不可能,這麼高戒護狀態都不可能,你放在醫院裡面,哪個醫院敢承受這樣的一個情況?沒有醫院敢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