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它這個其實……我們這個概念是很清楚的,因為這是法令上的強制……當然你用強制治療、強制輔導,這我沒有特別意見啦,我想大家……強制輔導可以,如果用強制輔導可能更為貼切嘛。但這個問題是在說,它也不是要放在所有的醫院,我們現在的……當時的計畫是要在台中蓋一個集中的部分嘛,它並沒有要做各醫院嘛。所以理論上,它是……技術上……這也是中央跟地方要協調,先建個一個適當的場所以後,完成硬體的部分,再由衛福部去跟法務部去協助如何做執行的問題嘛,應該概念是這樣子嘛。

所以我想,這個部分……因為本來這個就是計畫中的啊,這是法令明定要強制的,除非我們贊成修法,就說它刑滿以後就不再做任何管理,現在不是嘛,現在是依法就要做管理。是因為我們沒有地方管理,所以才放在監所裡面,那這是違背人權的做法,所以才會有這個建議。那這個建議當然是……本來就有計畫,是這個計畫因為居民抗議、停擺,是中央跟地方沒有積極地去實行公權力,而且沒有嚴格去落實我們法令的要求嘛,所以才會有這個問題。所以那……司長還有……如果這樣的話,我想我們就做成這樣決議,因為我們今天還有十六個議案,因為……應該沒有太大的政策上的爭議,我們也不可能去修法說把它取消這個法條嘛,不可能。